<var id="1nnxb"><video id="1nnxb"><thead id="1nnx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1nnxb"><video id="1nnxb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1nnxb"><video id="1nnxb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1nnxb"></cite>
<var id="1nnxb"><strike id="1nnxb"><thead id="1nnxb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1nnxb"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1nnxb"><strike id="1nnxb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1nnxb"><span id="1nnxb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1nnxb"><video id="1nnxb"></video></var>
安丘生活网

暗怼张艺谋、捧红张国荣,这圈内大佬被骂到当场发飙

2019-11-07 14:36:49

坊间流传一个段子:

1988年张艺谋凭借《红高粱》拿了柏林金熊奖,得知消息的陈凯歌正手捧报纸如厕,说了句“丫不就是我一摄影师”。

这段子真假难辩,受挫倒是真的。

拍摄《黄土地》时的张艺谋与陈凯歌

同年,陈凯歌带着电影《孩子王》去参加戛纳电影节,也捧了个奖,叫“金闹钟”。

奖是三个法国记者在咖啡馆里给评的,讽这片子枯燥无味、让人昏昏欲睡。

后来同行的谢圆回忆,说凯歌知道后“后腰怎么看也像是顶着杆枪”,众人心里直冒酸水。

毕竟这片子拍的委实不易,先是摄影机片出问题报废了114个镜头,30万人民币打水漂,做饭的厨子中途还撩了挑子。

后来到了戛纳参展时,出国拷贝一塌糊涂,基本的色彩还原都没对上。

总代表亚戈布说:“我在戛纳22年,这是所见参赛影片中最差的一幅拷贝?!?/strong>

《孩子王》剧照

幸亏,看似天欲亡人,实则另有机缘。

制片人徐枫就因《孩子王》看出了陈凯歌的潜力,拉他拍了《霸王别姬》,并把张国荣推荐给他。

众所周知,93年《霸王别姬》真做到了“人戏不分,世当无双”,拿了戛纳金棕榈的陈凯歌彼时虽已41岁,镜头前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模样。

在戛纳获金棕榈大奖

从左至右:徐枫、陈凯歌、张国荣

而今26年过去,却好似大梦一场,应了他爱提的那句词“还与韶光共憔悴”。

只是下一句他没讲出来,其实是三个字“不堪看”。

不忍看,不可看。

1不堪看

10月份是大众对陈凯歌“不堪看”的延续。
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上映,七段故事七位导演,作为总导演的陈凯歌拍出短片《白昼流星》被嘲最烂,更被骂带儿子拍戏纯属“夹带私货”。

后来看到篇推文,列了陈凯歌条条罪状:不懂扶贫、不懂司法、不懂人事、不懂生活......直言让他去拍海外留学生活可能比拍祖国好。

评论里有人说《霸王别姬》根本不是陈凯歌拍的,是他爹拍的,创作者回答“是有这个说法”,被点赞到了最顶上。

《白昼流星》片段

恶语流言至此,陈凯歌当真让人“不堪看”。

10月中上旬《演员请就位》开播,作为四位导师之一的陈凯歌,其调教演员的实力有目共睹。

等左右手边的导演扯完空泛的理论后,他在最后一个发言。

演的好时他不吝词惜句,直言“你演的真好”,印象深的是他用“已入化境”夸赵文浩演的《红尘》。

《红尘》片段

演的不好,他也未曾出一言训斥,三句两语就能帮演员理清人物关系。演员再演,就肉眼可见的拔到另一个层次。

有一期,手下两个演员排一出剧,走的是《海洋天堂》的剧情。

他进了布置间,环视后让工作人员端一鱼缸放几条鱼进去,再找束鲜花来添在房间。又改了剧本,换了节奏,亲自指导两个小演员情绪何时收何时放。

这出戏是那期综艺的最佳,看了直叫人流眼泪。

《海洋天堂》片段

那束添置在房里的花,让我恍惚想起了二十多年前他拍的《风月》。

张国荣饰演的浪子,明明已颓废如死,却仍忘不了买束玫瑰把房里的枯花换了,他心里仅剩的光亮就从那一个动作透了出来。

而寥寥几个镜头的迅哥儿擎着一支玫瑰缓缓落下泪来,当真是惊鸿一眼便可万年。

《风月》片段

陈凯歌对细节的把控,即使在近几年的作品仍可得见。

《梅兰芳》里孙红雷收了畹华的信,心绪澎湃难耐,他便拿一苹果啃了起来??械每炜械盟?,情绪在那瞬间便准确无误的传达了出来。

《赵氏孤儿》里,葛优饰演的程婴阻拦儿子程勃不准上学堂,后来答应时,小儿程勃高兴地跑去上学,接着又返回看了程婴一眼又跑走。程勃对父亲的感情就在这两去一返之中。

《赵氏孤儿》片段

但细节把控,敌不住满盘溃败。

《赵氏孤儿》评分5.9,不及格,网友戏称“肇事孤儿”;《梅兰芳》评分6.9,将将及格,被批“虎头蛇尾”;而大众在夸陈凯歌会调教演员时,都要紧跟着一句“为什么拍不好电影?”。

此去经年,不禁让人感叹,陈凯歌何以沦落至此?

2在失去

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采访宁浩时,提到《无极》,他说:“陈凯歌在《霸王别姬》里达到一个顶峰,但他后来被孤立了,他身边没有讲真话的人”,还直言不讳地加了句“要娶一个好老婆(比如诸葛亮)”。

确实,陈凯歌在失去。

他拍《黄土地》时,张艺谋是他的摄影师;他拍《孩子王》时,顾长卫是他的摄影师,后来拍完《霸王别姬》,两人便没再合作。

陈凯歌与顾长卫

而《霸王别姬》的牵头人徐枫,也只与他再合作拍了《风月》,这部电影曾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最后却颗粒无收;而在香港上映时,又以236万票房惨淡收场。

徐枫直言:陈凯歌根本不会挑剧本。

他曾嫌《霸王别姬》的剧本太通俗,是在徐枫游说下,考虑了一年半才接下的;他心心念念的《花影》(《风月》原著),开拍前就不被徐枫看好。

《风月》片场

后来陈凯歌反思道:“我太注重艺术,我太注重技巧,那种存在于《霸王别姬》里非常非?!妗亩髅挥辛?......我已忘了简单的力量,《风月》是一个犯错误的阶段?!?/p>

另一边,大部分的合作战友也只陪他走到了99年的《荆轲刺秦王》。比如录音师陶经,比如作曲人赵季平,再比如执行导演张进战。

有次陈凯歌在片场发了脾气,嘴里喊“这他妈要是进战在这儿,哪用那么费劲”,另有一次,他自己在屋里来回踱步,小声念叨“进战啊,进战啊?!?/p>

这事传到张进战耳朵里,他忍不住流泪说道“我知道他(陈凯歌)有时候真的挺难的?!?/p>

《风月》片场

一排最左边是张进战,一排右数第二是杜可风

这个“难”在2005年化作了一个“劫难”,《无极》上映了。

倘若《风月》与《荆轲刺秦王》还是观众对陈凯歌批判的蓄力时段,那《无极》就是观众狂轰乱炸的发力点。

胡戈再剪辑了《无极》,在网上上传名为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恶搞视频,一时间舆论汹涌。

民众内心偶像坍塌的气急败坏和将神拉下神坛的施虐快感交织,谁都吆喝着踩一脚、啐一口,大骂陈凯歌“把自己吊起来卖”。

一向在公众面前温文儒雅的陈凯歌,难得被激怒,回了句“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?!焙罄此摹兜朗肯律健?,片中郭富城与张震被误读是基情时,又提到这种感觉,说像是自己精心做的旗袍,被改成了大裤衩放在面前耀武扬威。

陈凯歌起诉胡戈

尽管他直言:“五年后,观众才能看懂《无极》?!?/p>

芦苇(《霸王别姬》的编剧)却率先替他露了怯:“《无极》之后,那种普天之下舍我其谁,就是那种豪气在他身上已经荡然无存?!?/p>

3无人识,但,也并非放眼天下无人识。

《洛杉矶时报》的著名影评人凯文·托马斯,就将封笔之作献给了《无极》,称其深度广度远超《霸王别姬》。

再往前推,《荆轲刺秦王》虽在国内口碑票房全败,却在日本大获全胜,观众称赞陈凯歌有黑泽明之风;《末代皇帝》的导演贝托鲁奇更是当面对陈凯歌说这是一部被低估的电影。

还有个外国采访记录,专门因为《孩子王》《黄土地》采了导演陈凯歌与摄影师张艺谋。

陈那么自信地说出:“电影是表现的艺术,而不是叙事的艺术”,张也骄傲说到关于自己摄影的视觉美感。

配以片中黄土高原的沟壑辽阔,像是承载了第五代导演的审美特质与野心壮志。

《黄土地》剧照

当时,有个在山西学画的青年因为无聊,去公路电影院看了这部《黄土地》,看得眼泪直流并下决心成为导演,这人就是贾樟柯。

陈凯歌曾对他父辈这群导演说:“你们有很多牢骚和感叹,可你们还有锐气吗?我自己觉得:我要没锐气,我就掏大粪去?!?/p>

再对比他后来隔空回应冯小刚评价他的话,不禁心有戚戚焉。

陈凯歌说,比起讲好故事他更注重表达态度

冯小刚把评价写在了自传《我把青春献给你》中:

“凯爷最适合待的地方是象牙塔,每个民族,都会有这么两位爷,国家再穷也得养着。任务单纯,要拍就得拍对本民族极具认识价值的史诗,根本就用不着考虑娱乐性,越深刻就越有认识价值......这样的一位爷,你劝他平易近人就等于是害了他?!?/p>

陈凯歌回应:“今天这环境没人会听象牙塔里有什么声音,年轻人的心被技术征服,而不被好的传统征服,这是一个现实的情景?!?/p>

你看,曾经年少无忌,如今几多屈服。

只是,这屈服却没讨到任何一丝好处。

如芦苇所说,“《霸王别姬》获得了世俗世界的一切荣誉后,陈凯歌再也无法从零开始,那些获得成功的场面、活动,都有一种很不幸的后果”。

陈凯歌与芦苇

他被架在了高台独木上那么久,早与观众喜好产生了无法消弭的偏差,但凡下落便会摔个粉身碎骨。

他去用好的技术,却放不下好的传统,家国大义、诗词情赋,他要通通放进去。观众再看,全是词不达意、言不知衷。

田壮壮(演员、导演)说:“这就是知识分子可悲和可笑的地方,其实可能是有个梦想吧。那梦想吧又是虚的,是一个挺乌托邦的东西,然后也知道自己实现不了?!?/p>

已过花甲之年,却是乌托邦没有破碎,除了梦想一无所有的年纪。

4梦一场

近几年陈凯歌的电影作品里,最爱那部《妖猫传》。

造一座城,塑一个梦,前一秒是大唐盛世,后一秒是断壁残垣。

发疯的白居易非得去寻一个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的真相,《长恨歌》让他痴让他狂,他不屈不变不改不悔不知错,以一种近乎献祭的姿态顽抗。

空海在一旁看着他:傻呵,作茧自缚,自伤自灭,最终不过换来妖梦一场。

《妖猫传》片段

你看看,多像陈凯歌自己,以旁人看来的痴傻之势非得求一个结局、求一个圆满。

观众不愿给,观众也不想理一个老灵魂所承担的份量。

编剧王安忆说陈凯歌:“他是一个贪婪的人,他要的东西太多了。我不知道他让电影承担这样重大的负荷对头不对头”。

有个爱他的粉写:“电影是现实的,它是所有艺术中离真实最近的一个。它是连鬼魂都要化成人身送到你眼前,要你信服的。一句话,它是人间面目的。人间的常情常理,承载得起陈凯歌所思所想吗?”

《道士下山》中儒佛道三家思想混战,又要掺杂善恶的探讨;《梅兰芳》中新旧交替要讲,家国大义要讲,真情无奈也要讲....

《梅兰芳》剧照

所以他拍不出大众眼中的好电影了。

这一路他扛着行囊前进,行囊越来越重,他每一件都珍视,每一件都不舍得放下。他想讲的太多,舍弃掉的情理逻辑又化成了别人攻击他的武器。

难怪王安忆会说“像陈凯歌这样思想和情感太多的人,迷上电影,是一件不幸的事情?!?/p>

陈凯歌的电影里有太多他的影子。

《荆轲刺秦王》中,大殿里传来“嬴政,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?”

嬴政回的是:“嬴政,须臾不敢忘啊”。

这悲怆的、负重的一统天下大梦需要用丢了自己、丢了身边人来换。

《荆轲刺秦王》中嬴政

《百花深处》中,旧房早就拆迁、空荡一片,那个“疯子”却带着搬家队来搬根本不存在的东西。

你丢了什么、看见什么、高兴什么、悲伤什么,都无人与你共鸣。

《百花深处》片段

十分钟年华老去,刹那间沧海桑田。

纵使英雄迟暮,但少年心气犹存,只恐世事两难全。

化用陈凯歌在《少年凯歌》里写的那句:

当你开始以为对世界很重要时,这个世界才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。

部分图片来源:网络参考资料:1.《今夜星光灿烂》,王安忆,新星出版社,2013.112.《陈凯歌,“霸王面壁”》,龙源期刊网,2019.04.03

3.《如何评价陈凯歌及其作品?》,知乎,阿朗

4.《山西人贾樟柯:所谓“家乡”就是世界》,原平方5.《陈凯歌是谁?》,猫叫三斤,2018.03.30

6.《美国人对〈无极〉赞不绝口》,环球时报,2016.01.06,第十五版7.《他叫陈凯歌》,谢圆,原载于1993年《当代电影》第一期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安丘生活网版权所有
谁有北京快三微信群